Vino.L

以爆肝为己任,艺术生.

大概是一时兴起画的插画吧...?占tag致歉

一个凯莉大佬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…是因为没脸吗?

雷安雷段子#1

这只是一些段子。
第一次写,可能有点ooc?

  很平常的一天下午,阳光柔和如同一条轻轻扬扬的纱布,没有什么存在感,又像是一直被暖洋洋的感知着。秋日里这样舒适的天气是最受人和动物喜欢。

雷狮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拉着安迷修来咖啡厅里研究情调,明明这么好的天气,应该在家里的波西米亚长毛地毯上伸个懒腰,然后……。有些无精打采的抬眼瞥了对面一本正经的喝着咖啡的安迷修,脸色在旁人看来竟是无比奇怪。似乎是带着点不可置信,又似乎带着点羞耻。

"…喂…?你这是在…嗯干什么。"
一反常态扭扭捏捏的说完这句话,海盗头子的脸颊飘起一阵淡淡的红色。 一直坐在对面的青年带着一点点狡黠的笑容,放下手中的瓷白被子,清脆的磕碰在桌子上掩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
"如你所愿,如你所感啊。"
安迷修微蹙着眉带着挑衅意味用皮鞋尖子穿过桌子的空洞,轻轻蹭过雷狮穿着紧身绑腿的小腿,带起了一阵电流窜过的颤栗。

"搞什么名堂……臭家伙快给我把脚拿开!"海盗头子嘶的深吸一口冷气压低了声音警告那作恶的脚的主人。可那位主人恰巧是位不领情的货,入耳这句话后更是低低笑着,赫然抬间轻点过雷狮敏感的大腿然后,不轻不重的用鞋面按压在了某一个不可诉说的脆弱部位。

接下来的就是玩着各种花样,作恶者上半身却纹丝不动甚至向服务员招呼再来一杯咖啡,足下却恶劣的稍重的踩了一下海盗头子的那个部位。

被折磨着的雷狮忍无可忍,面色一暗霍然起身,冲向对面那笑的一脸纯良的家伙揪住他才熨的平整的衣领,口中咬牙切齿的骂着:
"衣冠禽兽,斯文败类。"

那厢安迷修却是带着得逞的笑,眼睛毫不避讳直直看向那个恼羞成怒的家伙。

阳光绚烂,柔和了海盗头子一生都锐利的身影和气质,散发着本该没有却又出现了的浅浅温暖。
"真好,雷狮。"

"……好个屁,等回家再收拾你。"